著名作曲家  秦咏诚

个人简历


  秦咏诚,著名作曲家。祖籍江苏, 1933 年生于辽宁省大连市。 1948 年参加大连中共地下党领导的社会教育工作团。 1952 年进入东北鲁迅文艺学院音乐系学习作曲。 1956 年研究生毕业留校任教。 1957 年入中央音乐学院师从苏联作曲专家列·西·古洛夫学习配器。 1978 年任辽宁省乐团副团长、沈阳音乐学院作曲系主任。 1956 年任沈阳音乐学院院长。曾任辽宁省政协常委。现任辽宁省音乐家协会名誉主席、中国音乐家协会理事、沈阳音乐学院(南校区)《音乐生活》编辑部主编。
  秦咏诚是我党培养的建国初期最早一批音乐家之一。他对东北地区音乐文化的建设与发展起着重要作用。值此他七十寿辰之际,特写此文,以表祝贺,愿他音乐之树常青!——作者题记
  大家风范,非一日之功所能炼就
  秦咏城是一位很随和的大度的人。他待人宽厚、真挚。这一点,凡和他有过交往的人,都有同感。他身材高大,浓眉下的一双眼睛,炯炯有神,从他眼镜折射的目光里,你能感到他的关注和思想。他的穿着不很讲究,也还得体,不属于老派人那种。总之,他不善打理自己,就是这种风度,有人讲,他的外形相貌有点像朝鲜的金日成首相。但音乐圈子里的人更愿意叫他“秦老总”,这样称呼感觉更亲切。我与秦咏诚相识是在 1964 年,那时我刚入学不久,虚龄才 15 岁。
  秦咏诚是青年教师,不进也才三十出点头,可那时他的一些作品已在白山黑水之间传扬。他还是劫夫的得意门生和助手。大家每每说起他的早期管弦作品《二小放牛郎》交响诗,都是眉飞色舞、绘声绘色,仰慕之情溢于言表。那个年代,他的事业、声望如日中天,实在令人眼热。
  让我们看一看秦咏诚的少年时代。 1948 年,他 14 岁就参加了大连的关东社教团。在乐队他打过小军鼓,拉过手风琴和小提琴,还吹过双簧管。当时年龄小,尚未变声,他在合唱团里还唱过女中音,跳过舞。他,人小聪明,又好钻研,在团里做过各种杂活,甚至还干过舞美和布景、道具工作。他的第一个启 蒙 老师是路曼。 15 岁那年他在《大连日报》上发表了第一首处女作《抓害虫》,词曲都是他一个人写的。心里别提有多高兴,把报纸放在枕头下,一想起来就拿出来看看,受此鼓舞,他经常练习写歌和记一些无词的调调,小本子揣在兜里,随时把见景生情而产生的动机和有关乐句记下来;他每天还背诵一些东北和各地的民歌,自学了李焕之所写的《作曲法》。从那时起,他意识到音乐有一种内在、不可言状的规律存在,虽然没有人都他,但他在默默地无形感受。他忘不了那段生活的原味。
   1952 年,秦咏诚非常荣幸地考入了东北鲁迅文艺学院音乐部,学习作曲专业。他的老师是霍存慧、丁鸣、劫夫等人。老一辈音乐家言传身教、为人师表、认真负责的敬业精神,给他留下了难以抹掉的记忆,那是一种潜移默化的渗透,一种人生观的催化。 1954 年他毕业后,在研究生班继续深造。边学习,边从事教学工作。 1957 年组织上为培养他,又让他跟苏联作曲专家列·西·古洛夫学习配器。这期间,年轻的秦咏诚如饥似渴地系统学习各类专业音乐理论知识。这对于他,简直就精神大餐。他有目标、有选择地读书,从书里充实自己。他知道,读书就像吃饭一样,要吃各种蔬菜和五谷杂粮,才能摄取各种营养;只有多读书,才能下笔如有神。反之,读书少,就像游泳的人只会出气而不会换气,自然没有多大的后劲。书卷气的浸染,为他日后创作打下了坚实的功底。他的音乐羽翼已丰满。二十世纪五十年代,秦咏诚代表性作品的成就主要是在器乐创作方面。如:《欢乐的草原》(管弦乐)、《抒情曲》(小提琴独奏曲)、《二小放牛郎》(交响诗)等,这时的秦咏诚可谓是与时俱进,他扬弃了一些东西,又吸纳了许多新东西,创作上势头正盛。歌词大家普烈评价他:“右手写器乐曲,左手写声乐曲”,才气之高,让人惊叹。比起前一辈人来,他的创作镀上了一层学者化的亮丽色彩。人家瞧他,嘿!真是别有人眼,春光灿灿。爽!

  创作是一种情感的写真

  秦咏诚不止一次和我说,他的创作是受到了劫失的影响。劫夫是我国歌曲创作的“旋律大师”。作为弟子,秦咏诚也非常注重旋律的写作。他认为,旋律是音乐的灵魂。作品必须通过旋律来塑造形象。秦咏诚说:写好音乐作品,必须向民族民间学习,要学习我国各民族的民歌、说唱音乐和戏曲音乐,要注重群众喜闻乐见的风格。他形象地比喻人是中心,人是太阳,没有哪一部作品不是反映人的真、善、美,没有哪一部作品不是表现它的时代精神。真正好的作品,要有鲜活的音乐语言,可感触的氛围,扑面的生活气息,绝妙的构思,从乐句乐段里往外冒的情趣、理趣、幽默、哲思。但更重要的是,塑造人的情感世界。

  秦咏诚的创作依然保存着他的典型路线。在他的情感文本里,有鲜明的三大主题:祖国、大海和石油。他极力推崇激情、想像、幻想,他追求情与理的哲思。他的情感符号清晰透明,密度、热度、浓度成正比。他追求的是:“朴素、集中、明快。”他抓住了音乐的长处和优势。他创作的一根导线是熔中国传统音乐的精髓与西方音乐为一炉,继承与创新。所以,作品总是自然地与祖国、人民、大海、山川、河流、森林、土地连结在一起。他的作品选材,总习惯于有一个大的骨架、大的气势、大的背景,秦咏诚具有对大事件的驾驭能力。

  音乐的一切都是由细节构成的

  在中国的小提琴独奏曲中,有两首曲子,在知识界的听众中百听不厌。一首是音乐家马思聪的《思乡曲》,而另一首就是秦咏诚的《海滨音诗》。这两首作品的共同特点:它们都具有自己鲜明的个性和民族风格。而且都赋予作品新的意境。有人调侃秦咏诚的这首作品,有莫扎特的天真,肖邦的浪漫,舒伯特的纯情,还有贝多芬的那种宽广和激情。我说,他的作品亦如他的人品。他的音乐风格,偏向于抒情秀美。他是清淡的、含蓄的。在这首作吕中,他把大海刻画得淋漓尽致,它传递着一种感觉、一种体验、一种想像和情感。它是意味又是境界,更是一种观念的投射和一种精神的实现。这首作品的旋律蕴藏深刻的思想和意趣,体现了自然、质朴、内在含蕴的东方艺术之美。这是秦咏诚器乐创作中最具浪漫色彩和灵性的一首杰作。

  秦咏诚的声乐协奏曲《海燕》,堪称我国音乐史上经典之作。四十年过去了,一直保留互的最初创作原型。这就像一个的初恋,无论结果如何,他都会铭记在心,谁都无法割舍这种难解的情结,也没有必要去改变它。还是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,秦咏诚在音乐学院读书的时候,就特别钟情于德彪西的交响素描《大海》,也非常迷恋里姆斯基 - 科萨柯夫的交响乐《天方夜谭》中描绘海上夜航的的乐章。他了解到,格里埃尔早在 1942 年就写出了世界上第一部声乐协奏曲《祖国》。从那时起,秦咏诚心中就萌生一定要写出一部中国自己的声乐协奏曲。

  《海燕》的创作灵感是来自于高尔基的同名诗。秦咏诚是海边城市长大的孩子,美丽的大海给了他人生另一种培养。小的时候,他喜欢在海边拾贝壳,捉小鱼、小虾,熟悉大海的平静与蔚蓝,也目睹过海的咆哮与澎湃。他曾多次去长山列岛体验渔民的生活:难忘风暴与海浪中飞掠的一只只矫捷的海燕,难忘渔家少女在夕阳中哼唱民歌飞梭织补渔网的情景,海涛平息了,海燕绕着渔船在海边自由翱翔……多年的生活积累,终于在秦咏诚心中爆发了,此刻他的耳畔响起了高尔基的散文诗《海燕》那美妙的诗句:“海样叫喊着,飞翔着,像黑色的闪电,箭一般地穿过乌云,翅膀掠起波浪的飞沫,看吧,它飞舞着,像个精灵……高傲 的,黑色的暴风雨的精灵,它在大笑,又在号叫……它笑那些乌云,因为欢乐而号叫……”一个优美的旋律蓦然冲进秦咏诚的脑际,他的眼睛闪动着少见的光彩,乐思不断从脑海涌出;他把人声当乐器,发挥各种技巧,乌云、狂风、闪电、巨浪、飞沫、企鹅、海燕……变成一串串音符。
  全曲用典型的奏鸣曲形式,音域宽广伟岸,整首曲子注重旋律的线条美,层次复杂却清晰透明;各个乐段与音乐主题之间的调性转移,将音乐主部、副部、展开部、再现部融为一体。其实,好的作品都是可以铺得很开的,又能收得拢,它们之间相互辉映,庞而有序,音乐主题既提纲挈领又贯穿始终。此曲结构长大,意境悠远,既有低回婉约的抒情,又有史诗般的恢宏,音乐就像一幅攻彩画,通过音高移位、变形重复、力度涨落、色彩调配,组成了一首十分动人的人生命运交响曲。其音乐哲学思想的表达,旋律的细腻精美,结构的新颖别致,情绪的深刻准确,均属罕见。这部作品深深地融入了秦咏诚的生命旅程。

  创作就像剥果子一样,最终达到那个核

  沿着秦咏诚创作的轨迹,我们还会发现,秦咏诚既没有走一条传统的老路,也没有走现代派的新路,他一直在孜孜探素自己的路。有些人的创作看起来总好像是别人的拷贝,惟有秦咏诚有他自己作曲家的“准绳”。在他身上体现了一部当代石油工业音乐史,而他自己却自成一格。特别是,他对生活情有独钟,有着毛泽东时代那代人的行为准则。他认为,写出的作品是否深刻,主要取决于对生活是否有真知灼见。创作要深入生活,但更重要的是,要融进生活,而不是走马观花地采采风,蜻蜓点水式地沾沾水。

  这里,我要说一个真实的故事。 1964 年 3 月,中国音协组织全国各地音乐名家:吕骥、瞿维、王莘、张鲁、劫夫等人去大庆深入生活。当时,大庆处于保密阶段,对外尚未公开,名字叫萨尔图,是个大油田,一个很神秘的地方。为了照顾作曲家劫夫的身体,沈阳音乐学院派年轻的教师秦咏城同往。那时,大庆油田条件非常艰苦,冬季,茫茫的雪地,没膝深的积雪,漫天飞扬的“大烟炮”(暴风雪),一般气温在摄氏零下三四十度。地冻得,即使你抡圆了胳膊,使足了劲儿,一镐抡下去,也只是个白点儿,震得你虎口阵阵发麻。石油工人住的房子,是用土堆砌起来的“干打垒”,这是当时大庆的“特产”。秦咏诚被安排在劫夫、王莘一个组,进入到“铁人”王进喜为队长的 1205 英雄钻井队体验生活。十几天的深入生活,耳濡目染,一块去井场,一起吃饭,一同开会,“王铁人”的“三老”、“四严”作风,秦咏诚至今记忆犹新,像过电影一样在脑海中浮现:“有条件上,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”……在这里,一切的不可能变成了现实。石油工人背井离乡,就是要为中国创造一个传奇,创造一个属于自己的石油王国。秦咏诚被深深震撼了。冥冥之中,他觉得自己和这处地有着某种不解的缘分……他的头脑中闪出一个个亮点,渐渐连成一条发光的长线,旋律在他心头涌动,手拿薛柱国〈我为祖国献石油〉的词稿,就在当天下午,招待所的饭堂里,他仅用了二十多分钟就把这首歌谱完。这是他把生活作为创作资源的绝佳范例。著名歌唱家刘秉义说:〈我为祖国献石油〉一歌,我一唱就唱了近四十年,音乐仿佛从心里自然流出。这首歌传遍了大江南北,唱红了华人音乐经典。获中国音乐最高奖“金唱片奖”。

  十十世纪七十年代,秦咏 诚写的电影《创业》音乐,又一次轰动全国。其中《满怀深情望北京》,歌曲深情、优美、充满革命浪漫主义色彩,不知感动了多少人的眼泪。此歌至今久唱不衰。它已成为不少艺术院校课堂上的教材。也是舞台上演员独唱的保留曲目。在秦咏诚作品音乐会上,石油工业部送给他一只工艺品大船,上面写有:“一首献石油、几代创业人”。由于秦咏诚写石油题材的歌曲成就卓著,被石油工业部授予“石油工人作曲家”,“荣誉石油工人”。

  以人为本是音乐创作的最高境界

  秦咏诚是个求变者,他对音乐的真诚和投入,执著得带有孩子似的天真。 1984 年,秦咏诚在北京昌平县的中央教育行政学院学习。他每个周末都要到老朋友张藜家小聚。昌平距北京劲松张藜家,坐汽车往返得需四个多小时,艺术上共同的追求,似乎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吸引他们,词家张藜是一个为写歌词而痴迷的人,秦咏诚则像一个淘金者,在为自己的音乐挑选美丽的衣裳。一个要曲,一个要词,他们各得所需,相得益彰。每次聚会,秦咏诚总要拿回几首中意的歌词,谱好后,下次再选新的,在一年的时间内,秦咏诚为张藜歌词谱曲五十多首。寄给《音乐生活》编辑部数十首歌曲,我选六七首分期将作品发表在刊物上,其中包括后来风靡全国的《我和我的祖国》一歌。此作品是《音乐生活》杂志首发。这也是秦咏诚历年来发表作品最多的一个。而且,作品都有相当的质量。

  说起《我和我的祖国》,还有一段奇妙而有趣的创作过程,秦咏诚评价张藜是词界的奇才,他们有过多年的合作历史。有一次,张藜突发奇想和秦咏诚说:能否再写一首旋律和《太阳与大海》的音乐主题反着来的歌曲?前者音乐旋法是,音乐进行旋律从低往高走,而这首歌,则要求音乐从高向下行。秦咏诚一下子明白了张藜的意思,音乐反其道而行之,一气呵成,很快就把曲子写完。给张藜唱了两遍,就把旋律谱交给了他,和往常一样,两人一番神聊,张藜的故事实在太多,加上他出色的表达能力,上天入地,海阔天空,古今中外,秦咏诚这顿洒喝得相当愉快。

  

  旋律交给张藜后,秦咏诚逐渐把这件事淡忘了。可是张藜却时刻都在想着这首歌。有一年冬天,在沈阳张藜对我说:“晓丹你知道吗?《我和我的祖国》这首歌,我填得很辛苦,旋律谱在我衣服口袋里放了几个月,纸都给捂热了,旋律谱我都能背下来,但一直没找到灵感”。后来,在一次去广西深入生活采风中,张藜坐在火车上,一路放眼祖国美丽多姿的山川、河流、森林和土地。他住在招待所里,早晨打开窗户,看见眼前大自然的绚丽风采。花草树木,空气中飘来湿漉漉的泥土气息,似乎闻到了它的芳香,也感受了它的体温。灵感一下子找到了。词很快在张藜笔下流出:“我和我的祖国,一刻也不能分割,无论我走哪里,都流淌着一首赞歌。”根据秦咏诚旋律谱提供的意境,张藜抓住祖国、大海来作文章,词曲妙然天合。特别是,歌词的四声语气与旋律不倒字,则更难能可贵。著名歌唱家李谷一将这首歌演绎得情景交融,意味深长。早在 1985 年她首唱这首歌的时候,在录音棚里,她就说:《我和我的祖国》一定能够走红、打炮,能够传唱。时隔十八年了,果然像李谷一预料的那样,这首歌已经传遍了祖国的山山水水和海内外,成了二十世纪经典之作。秦咏诚说:李谷一在这方面艺术眼力很独特。更有人笑谈,这是一首碰出来的惊喜之作。

  作品是作曲家人格的文本

  作为原音乐学院的院长 和 教授的秦咏诚,他的弟了是这样形容他:智者在此垂钓,如清水芙蓉,给人一种不同凡响的感觉。秦咏诚在培养人才方面,成果是有口皆碑的。几十年来,他培养了许多杰出的音乐人人。当代音乐评论领域出色的音乐理论家、作曲 家周荫 教授,著名作曲家、教授黄维台盟、 陆金镛 先生,著名作曲家卢士林、权泰成、李黎夫、雷蕾等均出自他的门下。我对秦咏诚说:“真是名师出高徒”,他却说,应该倒过来讲,是这些学生把我抬高了。我问他,你教学的秘诀何在?他总是谦和地笑笑。用他自己的话说:我只是让他们自由发展罢了。好一个“自由发展”,或许,这正是他与众不同的地方。他一贯认为,搞音乐贵在独创。每一个都要有自己的个性。因此,他总是千百万计地挖掘每个人的潜能,在发现特长后,再加以扶植。他说:“旁观者清。”我这个旁观者,就是引导他们按各自的特长去发展。这正是秦咏诚教学的精髓所在。

  秦咏诚教学的与众不同之处还在于:他不特别强调学生书本上的学习,而着重看他们的理论阐释能力和发挥能力,注重学生的思想和才情。他讲课,思路清晰、明白,一点儿也不拖泥带水。他戏言:“教学生是来料加工,我的学生来料好,所以才易于出成品。”他随和也是出了我的,他对学生亲切蔼如朋友。他的教学是沙龙式,在家上课,从没有居高临下的说教,娓娓道来如叙家常,大家尽可畅所欲言,自由发挥自己的想象,也可以提出与他不同的见解。他的客厅,学生可以随时敲门而入。从踩木地板的咚咚作响,他便能判断来者是哪位,使人如沐春风。一次谈话下来使人受益匪浅。

  秦咏诚说,一生中有两件事他做的最开心:音乐创作和烹调。他是位美食家,有很好的胃口,喜欢亲自操作。诗人刘文玉这样和他开玩笑:称他为“大尉”博士。很多人只知道他是一流音乐大家,可只有我们这些朋友,才知道他在烹饪方面的能力有多么好。朋友们是这样描绘秦咏诚做菜:一些不起眼的原料,在他手里犹如变戏法,转眼间,鸡、鸭、鱼、肉、青菜被分割成许多散件,不大会儿工夫,三下五除二,一盘盘美味佳肴端上桌来,一时间,香气四溢,整个过程干净、利落。但我更喜欢他做的日本风味三鲜大酱汤,味道醇正鲜美。在这种氛围里,大家都会情不自禁地借酒晕上它一马。

  我和秦咏诚是多年的至交,他是老师,又似兄长。我们曾经同在辽宁音乐界一起工作,走进办公室,我见他忙于处理事情,来到编辑部,他见我阅稿听歌。我们一起深入生活,同去大江南北参加群众音乐活动。多年的了解,使我感受到他的为人与作品显示出:大大派派的中国精神,浓浓厚厚的人民意识,清清亮亮的中国式艺术追求,具有“大海的深情,大山的气魄”, 这就是我写的秦咏诚。


   
     

 
北京爱心翀天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© 2005-2010版权所有